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不伦恋情- 不小心龟头钻了进去
不小心龟头钻了进去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大叔一天要我三次_男插曲女视频免费免费_seyeye免费高清观看]

地址发布页:地址发布页:

孝顺的儿子每天把妈妈侍候得舒舒服服,体贴的媳妇也让公公焕发了青春。和谐的性生活使每个人都得到了益处︰丽苹变得更美、力强开始强壮、怀叔变得年轻、小芬的少妇风韵更显迷人……

丽苹在儿子的爱抚与滋润下,获得了从未有过的满足,对老公是一点感觉也没有了,只要小强的手往身上一碰,人就软绵绵的,任由他抚来摆去。

这一晚翁媳俩刚走,力强就缠上了妈妈。三两下脱掉衣服,挺着鸡巴顶在丽苹的屁股上︰「妈,你快点洗吧!」

丽苹正在洗碗,头也不回的说︰「急什幺?等会儿让你吃够了。」嘴里虽然这幺说,对儿子的表现却很满意,这孩子劲头实足,到底是年轻人啊。

力强撩起妈妈的裙子,把手压在臀沟上︰「妈,一会儿有好东西让你看。」儿子的手磨擦着屁眼,儿子专门爱摸这地方,摸得丽苹翘起屁股。

「能有什幺好东西?你……先进去,妈一会儿就好了。」

「我就在这儿陪妈洗。」力强没有走的意思,反倒是拉下母亲的内裤,把手指直接放在菊花蕾上︰「妈,你这里痒吗?」

「痒个屁,你这孩子,可不许往里伸啊!」儘管屁股翘得更高,可嘴里还是不能说出来。

「妈,你告诉我怕什幺?嗯……这里有点乾。」

儿子的话说的没头没尾的,正在想着他的意思,那里传来趐麻的感觉,好似有什幺在颳着一样,一回头,只见儿子的舌头正在那儿乱舔。

「你干什幺?那儿多髒啊?」想一下推开他,可手上都是油,气得丽苹直跺脚。力强好似没发觉一样,两手紧抱着妈妈的大腿,舌头动得更快。

「妈,你舒服不?」

「不舒服。」

「真不舒服?」

「真……你这坏蛋,那里也能……舔吗?」趐趐的感觉让丽苹拿不住碗,拱着屁股等着儿子更强烈一些。

「妈你先趴下来,这儿变大了。」力强说着,用手分开妈妈的大腿,根本不容人考虑,丽苹撑住洗碗池,腰往下沉︰「小强……你……的舌头…………别往里钻……」

「妈,你这里在动,一鬆一紧的……」

「别……说话……哦……别说……」

「再舔一会儿就差不多了,已经有个洞了。」儿子用舌尖撩逗着花瓣,中间的部分渐渐开阔。

「你想……干什幺?可别打坏主意……哦……」

力强站了起来,用手摸了摸妈妈的小穴︰「妈,你这里可出水了,你先慢慢洗吧,我进屋去了。」也不待丽苹回答,逕自的走出去。

「你……小强!你气死妈了!等会儿妈也不理你!」正是舒服的时候,儿子竟突然结束,丽苹气得破口大骂。

「妈,我在我房里等你呀!」

「等也不去,妈往后不再理你了。」明知道自己会受不了,儿子反而拿起翘来,看谁先讲和?想到这里,丽苹匆匆的洗完,回到自己的房里。

躺在床上,回味着刚才的感受,那种全身都麻的体会还真是第一次,要是多舔会儿该……不知一会儿他会不会进来?要命的儿子,妈怎幺能说出口呢?

力强把那天的A片放进影碟机,把声音开得很大,坐在床上看起来,这种片子妈一定没看过,早就想让她看又怕她不肯,等她进来吧。

「啊啊……啊啊……使劲操……啊啊……」儿子的房里传来做爱的声音。

「小强,你在干什幺?」

「我没干什幺。」

听到淫蕩的做爱声,丽苹心里痒得难受,既然你不来,妈也就不需客气了,悄悄的下床,向儿子的卧房走过去。

「你在看什幺?」盯着屏幕上的淫乱场面,丽苹语带训斥。

力强的手正放在鸡巴上,一边搓动,一边回答妈妈的话︰「妈,这电影是国内拍的,还是一家人呢!」

「胡说!哪家人会拍这些东西卖?」

「真的是一家人,不信您看看,」力强拉着妈妈坐在床边,从后面搂住丽苹的乳房︰「一会儿就出来了。」

屏幕上呈现出一个中年女人和二十岁左右的少年,女人牵着男孩的手,「这个是妈妈,那个是她的儿子。」力强摘下丽苹的胸罩,用手指摸着奶头。

「你把手拿开,妈不让你摸。」刚才的事她还没忘,用手推着儿子的手。

「好丽苹,刚才是我不对,就别生气了,等会儿你想怎幺做就怎幺做。」小强把妈妈的手放在肉棒上,自己则把手伸进了妈妈的内裤里。

儿子刚才一定是打枪了,摸在手里湿滑滑的,丽苹用手套弄起来,把身子靠在儿子的肩膀上︰「往后可不许气妈了,听到了吗?」

「我没气你呀,我的好丽苹。」力强的手指一下插在妈妈的小穴里︰「你也湿了啊!」

「谁是你的丽苹,叫我妈!」儿子的家伙在自己揉捻下继续膨胀,小穴也被他扣得出水,丽苹强忍着不先说出来。

「妈,你看那儿子在乾妈的屁眼。」力强一面说,一面把手指伸到妈妈的屁眼上,或许是看片的刺激,妈妈的那里一紧一鬆的动着。

「妈,你想吗?……」

「那儿……那幺小,受得了吗?」刚才在厨房里就被儿子逗起了慾火,现在儿子的手指在那里挑弄,屏幕上的母子则是活生生的干着,粗大的鸡巴在菊花洞里进进出出,而被干的妈妈好像很受用是的用力地摆腰扭臀。

真的有那幺舒服?心里一面想,手一边比划着儿子的鸡巴,似乎比屏幕上的男孩的还要细一些,「小……强,你……想……吗?」妈妈还是有些怕。

力强正往下脱着她的内裤︰「咱们可以慢慢的啊,您要是受不了,我就停下来。」

「你可要听话啊!」

「当然了,我也不想让丽苹痛嘛!」

丽苹配合着儿子的手,让他把内裤褪下去,力强在背后舔了两下︰「妈,你要趴下来,把屁股翘高些就不会痛了。」

丽苹两手撑在床上,尽力地把臀部往后翘,仍带点不放心的回头说︰「你可要……听妈的啊!」

「保证没事儿,我先给您舔舔……」力强伏下身,把舌头抵在上面转起来,巨大的快感朝全身袭来,丽苹有些招架不住,把屁股尽力的往后送︰「小……强…… 噢……小强……」

要命的是儿子把手指伸到小穴里抽插,玩得妈妈喊叫起来︰「小强,妈好舒服……你的舌头……妈……」

不远的前面,屏幕上正是母子大干的交合部位大特写,丽苹好似做梦般的狂乱︰「儿子,先别……舔了……快点儿进来……」

力强两手撑住臀肉,把龟头抵在妈妈的屁眼上,往里慢慢用力︰「妈,我要进去了。」

儿子的鸡巴正顶在那儿,丽苹紧张的想要退缩,「妈,你别怕嘛,这就进去了……」力强把住妈妈的大腿,用力往前一送,龟头钻了进去。

「啊……小强……痛……」紧小的菊穴突被撑开,丽苹忍不住儿子的撞击,喊了出来。

「妈你要放鬆,放鬆就不痛了,我的鸡巴被夹得也不舒服,放鬆点儿……」儿子鼓励着妈妈,肉棒缓缓的移动︰「现在就好多了,妈你还要放鬆,哦……妈真紧啊……」

丽苹尽力使自己冷静下来,果然像儿子说的那样好多了,反倒是没被干到的地方空空的,想要被什幺填满︰「儿子,你再往里试试……慢慢来……嗯……慢慢…… 嗯……」

「妈真紧啊,鸡巴被套得真舒服,你还痛吗?」力强说着,又往里挺了一大截︰「还是这儿好啊……妈……我爽啊……」

「妈也……舒服,不过你不能都进去,你的长啊!」

痛感被充实所替代,丽苹的屁股扭动起来,往后慢慢的配合着儿子的进攻。这种美妙的感受对力强而言也是第一次,用手摸着妈妈的美臀,感受着菊洞的温热……

「妈,你美吗?」

「不错,你这坏儿子,竟会想这些东西,妈都让你玩过了。」

「什幺都让我玩过了?」

「我那儿连你爸都没碰过,便宜你了,往后可别让妈伤心啊!」

「妈,没别人的时候我叫你苹儿吧!」力强把手从后面伸过去,摸捏着丽苹的奶子。

「嗯!坏儿子。」儿子的调皮让丽苹淫兴更高,主动的往后抛送着臀部。

「那你要叫我老公!」

「不行,我叫你……强儿。」

「好啊,现在强儿要加快速度了。」

「只要不全放进去,多快妈都受得了。」

母子俩在家里放肆的欢好着,而外面的翁媳俩就没这幺开心了。


(八)

小芬和公公出来后,就分着骑车绕着到她父母家去,为免被人看见,怀叔先去了趟值班室,老张看到怀叔过来,急急的说︰「阿怀呀,我正想找你呢。」

「找我?你有什幺事吗?」

「刚才我侄儿打电话过来,说我大哥的病犯了,想让我今晚过去陪陪他。」

是这样啊?这种事确实应该去看看,可是自己要值班的话,小芬怎幺想?刚才下楼时,小芬还说已买好了饭菜,要和自己吃夜霄呢。怀叔左右为难,想来想去,还是媳妇重要一些,犯难的回道︰「老张啊,我今晚也有要紧事,不如我明早早点儿过来,你明早再去吧!」

老张搓着手,无奈的说︰「那好吧,明天你尽量早点儿吧。」

告别了老张,怀叔又骑上车,这个时候天已经擦黑,小芬也该把水放好了。

十多天来,媳妇把自己打扮得好像年轻了十岁,有时候连自己都吃惊,在媳妇的身上竟能坚持到那幺久,小芬年轻的肉体非常吸引人,每当媳妇在身上套弄时,恨不得把她全身都吻过来。

一想到媳妇在床上的媚态,怀叔不觉的哼起了小曲。在床上,小芬可比丽苹要强多了,不仅是刺激,她还懂体贴人,不像丽苹那样只顾自己快活的需索。越是这样,自己越离不开媳妇,反倒是主动的抚摸,主动的求爱。

就快到小芬的家了,怀叔的呼吸都有些变了,不知媳妇现在脱光了没有?

刚往里拐,就见小芬从里面骑车出来,附近还有人,怀叔也没敢搭话,掉转车子在后面跟着。

「爸,我妈她们回来了。」小芬头也没回,沮丧的说。

「啊!?」这个消息对怀叔来说是个打击,刚才勃起的家伙也垂了下去。亲家一回来,自己和媳妇就没戏唱了。

「真的?」

小芬拐入一条小路,停了下来,满脸失望的神情︰「我妈她们真回来了。」

「那……今晚……」

翁媳俩无言的对视着,这个问题可没想到,现在已经快九点了,如果回家的话,一定会见到母子间的好戏;不回去的话,住哪?

「爸,怎幺办?」小芬依过来,把头枕在公公的肩上。

怀叔搂住媳妇的身子,有一种无家可归的感觉,想来想去,想到了老张。

「小芬吶,你今晚就先住你妈那儿吧。我住值班室,刚才老张说他要去陪他哥,让我替他值班。」

「阿怀,我想今天要你的。」媳妇的眼里闪着慾火。怀叔摸住媳妇的大腿︰「爸也是,刚才还硬了呢!」突破禁忌的翁媳俩已是无话不谈。

小芬伸出手,鬆开怀叔的裤带,伸到里面握住肉棒︰「阿怀,我给你摸出来吧,往后就没多少机会了。」

多好的媳妇啊,怀叔一边感歎,一边也把手伸到小芬的裙子里︰「爸也摸摸你,你这里湿滑滑的,爸好想舔它。」

小芬的手把玩着公公的肉棒,三两下后怀叔就被逗了起来︰「爸,你的鸡巴硬硬的,小芬真想……」

「爸也想让小芬套,只是今天没办法了,你的小穴夹着爸的手指……」

翁媳俩正互摸,远远的有车灯照过来,两人急忙缩回自己的手,这要是被人发现还了得?

「小芬吶,也够晚了,你先回家去吧,在你妈那儿住一晚,我去值班室替老张。」儘管不愿分开,但远处的车越来越近,再不走的话,肯定会让人起疑。

※※※※※

替走了老张,怀叔一个人看着电视,不知为什幺,心里老是静不下来,默默的念着媳妇的名字,要不是她爸妈回家,现在正是抱着小芬的时候。

想着想着,想到了丽苹母子,对他们的事一点儿也不生气了,要不是他们,自己和媳妇恐怕一辈子也不可能。唉!一切都是天定。

这个小区的住户都是本份的工人,每天準时回来,怀叔看了看表,已经十一点了,关好大门,随便的洗了洗,在床上躺下。

这样的夜,睡不着啊!怀叔又坐起来,点了枝烟。

「啪、啪……」

「啪、啪……」有人轻轻的拍门,这幺晚了,谁在叫门?真可恨!

怀叔提上裤子,披了件外衣走出值班室︰「谁呀?」

「啪、啪……」没有人回答,只是轻轻的拍着。

怀叔有些生气,心想什幺人我没见过?过会儿一定要说他两句,走过去一下把门打开。

「爸,是我。」门外站着媳妇。

「小芬?你、你怎幺来了?你没去你妈那儿吗?」外面黑漆漆的,怀叔心疼的问道。

「我……没敢去,她会以为我和力强又吵架了。」媳妇低垂着头︰「我也不敢回家……」

「那,你住哪儿?」

「我没地方可去,就来找你了。」

「这……」小区的人们都已入睡,外面也是静悄悄的,住这儿的话,应该不会有问题,只要明天早点儿走就行了。媳妇正用依赖的眼神看着自己,总不能让她住大街吧?怀叔返身熄灭电灯,小声的说︰「你先进来。」

放好媳妇的自行车,怀叔锁好大门,再往外看了看,外面的公路上也早已无人,只是偶尔过辆车子。

插好值班室的门,媳妇已经脱掉了裙子︰「爸,我又可以要你了。」

「嘘……小声点儿,这里可不是在家呀!」怀叔搂住扑过来的媳妇︰「要是被发现了可不得了。」

小芬解开公公的裤带,为他脱下衣服︰「阿怀,好好抱我。」

翁媳俩紧紧的抱在一块儿,刚才还觉得不可能再偷欢了,现在却又聚到了一起。

「小芬,我也睡不着觉,没想到你会来。」

「我也是想了很久,回不去家,真想就睡在大街上了。」

媳妇拉着公公后退,坐在床沿,手顺着前胸往下移去,到下身时,拉下公公的内裤︰「阿怀,这儿晚上没人来吧?」

媳妇的手开始搓弄肉棒,说不出原因,只要是小芬的手一套,怀叔的鸡巴立刻就翘起来。

「没人,但一会儿也要小点声。」怀叔细心的嘱咐着,为了媳妇更方便的抚摸,下身又往前凑了一步。

瞧着公公的家伙渐渐勃起,小芬的手动得更快,充血的龟头在手指的刺激之下,变得又圆又大,小芬想也不想,低头一下含住。

「哦……小芬,哦……小芬……」

这幺多年来,口交对于自己来说这是第一次,丽苹嫌髒,怎幺说都不肯,现在媳妇却连洗都不洗的含着,刺激之余,怀叔又坚定了自己的想法°°还是媳妇好!

小芬把手移到卵蛋上,把弄着两个圆球,舌尖在肉棒上扫来扫去︰「爸,我妈含过没有?」

「没……有,哦……小芬,爸想了……」

媳妇的手在肉棒和卵蛋上来回的游走,很快的,怀叔就有些按捺不住,从背后解开小芬的乳罩,摸住她的两个大奶子。

「小芬,你的办法是从哪学的?」

「还不是力强,尽买些色情片回来。阿怀,你先躺到床上去吧!」小芬放开公公的鸡巴,示意公公躺到床上。

怀叔的鸡巴已是昂首冲天,拉着媳妇的手让她坐上去,小芬却先转了个身,把屁股对着公公的脸︰「阿怀,我要你也舔我。」说完又用手套起来。

媳妇的娇吟让人难以拒绝,嫩红的小穴恰好抵在下巴上,怀叔托住小芬的屁股,伸长舌头舔在阴唇上。小穴早就流出了浪水,闻起来又腥又骚,这反倒更能使人动情。

「小芬,你这里有股骚味。」怀叔一面往里刺探,一面和媳妇逗趣。

「坏阿怀!啊……」听到公公的调笑,媳妇夸张的扭动着屁股,又往后挪了挪,这下快坐在公公脸上了︰「你想吃,就让你吃饱了,啊……再往里。」

「我看到小豆豆了。」怀叔一面说,一面把舌尖顶在阴核上,媳妇的屁股动得更快,手一用力,便把公公的鸡巴一套到底,怀叔痛得直叫︰「你的手太用力了,哦……骚媳妇。」

「你才发骚呢!稍一用力你就挺不住,我要坐上去了。」小芬直起身子,又故意在公公的脸上磨了磨,然后背对着他套坐在鸡巴上。

「爸,你起来抱我。」

这样的姿势怀叔也感到很新鲜,从后面摸着媳妇的大奶子,悄声的说︰「小芬,你这里可大了不少。」

「还不是让你摸大的!阿怀,这个姿势好不好?」媳妇的手反抱着公公的脖子,就着手劲上下起伏。

「好,爸的骚媳妇就是有办法。」

「你才骚呢!有谁家公公这幺样对媳妇的?」

「谁家?我家就这样。再说,要不是你勾引,我怎幺敢啊!」

「臭鸡巴阿怀,你家真特别,什幺事都做。你揉得轻点儿,我才套得动嘛,啊……」

翁媳俩正在软磨硬泡,外面的大门响了起来。

「开门、开门!」门拍得「啪啪」响。

正在办事的翁媳吓了一跳,这幺晚,谁这幺讨厌?

「谁呀?」怀叔试探性的问道。

「公安局的。」

这下坏了,公安局没事是不会乱查的,怀叔赶紧推开媳妇,小芬也吓得急忙穿衣服。


(九)

根据上级的通报,一名负案在逃的疑犯当夜潜伏在这个城市里,公安在城市内展开了搜捕行动,宾馆、小区逐个盘查。

等了有五分钟,怀叔才把门打开。

「有什幺事吗?」怀叔把住小门,想随便说几句后让他们快走。

「你们这儿今天没来外地人吧?」一个上身穿着制服、下身只穿着白短裤的人问道。

原来只是来查生人,怀叔的心又放下来了,肯定的回答说︰「没有。绝对没有。」

白短裤眼光锐利,盯着怀叔的脸又问了一句︰「真的没有吗?」

「真没有,我可以打包票。」怀叔有些生气,刚才正在兴头上,被你们给搅乱了不说,还怀疑人的话,他妈的!

「那我们走了,发现情况请通知我们。」白短裤挥了挥手,几个人转身朝警车走过去。

怀叔的气还未平息,这幺点儿事吵那幺大声,自己倒是不在乎,可吓着了媳妇让人受不了,随口又说了一句︰「就这幺走了,不进来坐会儿啦?」

这句话明显是在气人,白短裤又走了回来︰「老同志啊,你这一说我还真得进去一下,忙了大半夜,嗓子发乾,喝点儿水润润嗓子。」

请神容易送神难,等到怀叔发觉说错了话,白短裤已经到了跟前︰「哎,老同志,你把着门口我怎幺进?该不会连水都捨不得吧?」

「哪里的话呀,我壶里的水都喝光了,只有生水了。」怀叔小心的应付着,可不能让他们进来呀。

「生水就生水吧,我不在乎。」白短裤一面说,一面往里闯。

怀叔只得让他进来,把身子挡住值班室的门,往院子里一指︰「自来水在那边。」白短裤跑过去喝水,回头髮现怀叔站在值班室门口,神色有些慌张。里面莫非有鬼?打定了主意,白短裤洗了洗脸,朝怀叔走过来。

「老同志,借我毛巾用一下。」

「你在这儿等着,我给你拿。」到了这种地步,只能是让他快点儿了。

老家伙的声音都有些发抖了,白短裤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,一个健步冲到里边,当他看到床角的小芬时,口气变硬了,大声的问道︰「老同志,这是怎幺回事?」

外面的几位听到喝问声,以为发现了目标,一下冲进来。

白短裤看了看翁媳俩,指着小芬问道︰「你是谁?在这里做什幺?」

「我……我……」小芬把床单蒙在脸上,恨不得能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「跟我们到局里走一趟!」不容分说,白短裤指挥着两个公安,把翁媳俩带到局里。

※※※※※

公安对这种桃色事件比较热心,把翁媳俩的手铐在一起,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训问,问到细节时,做笔录的小伙子听得忘了记录,白短裤则和同行们瞪着眼睛,生怕漏掉了精彩的情节。

把翁媳俩仔细的盘问了一遍,听过瘾后,也没有为难两人,通知他们各自的单位把二人领了回去。

房产公司认为怀叔有损小区的形象,把他解职了。

儘管环卫局没说什幺,但为了躲避别人的闲话,小芬也辞了工作。

一家人都失业了。

※※※※※

晚上,一家人草草吃了顿饭,各怀心事的坐在客厅里。最先沉不住气的是丽苹,指着怀叔抱怨起来︰「你说,你也这幺大岁数了,怎幺做出这种事来?小芬可是你儿媳妇啊!」

「你真让人丢脸!」力强也来了脾气,对着小芬发起火来。

「这种事传出去怎幺见人?」

「我看你是浪的!」

母子俩在一唱一和的说着,听得怀叔站起来,指着丽苹问道︰「你还有脸说我,你和小强的好事别以为没人知道!哼!」

「啊?……!」丽苹一下瘫坐在沙发上。

「……」力强也涨红了脸,说不出话来。

原来你们都知道了!母子俩对望了一眼,各自低着头,不敢再看翁媳两人。

小芬讚许的看着公公,刚才的局势一下反过来了。在媳妇的鼓励下,余怒未消的怀叔继续教训说︰「从今晚起,小芬和我睡;」公公的话让人没有準备,听得媳妇红了脸,小声的说︰「爸,这……」

母子俩也抬起头看着怀叔,等着他的下一句。

怀叔指着丽苹︰「你把东西搬到小强屋里吧,往后就你们娘俩住。」

「阿怀,呜……呜……你真的这幺狠心!呜呜……」丈夫的绝情虽在意料之中,可一听到媳妇要取代自己的位置,心里还是有些不情愿,丽苹走向儿子,哭得更大声了。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